首页 > 远程教育 > 文章

入驻“美团”也在“饿了么”开店,桂林多家餐饮店疑被“美团”要求“二选一”

2019-06-14 来源:本站

  2.理解整式加减的实质就是合并同类项。

  ②检验学习效果,打通各知识点间的关系,实战演练。一套2小时左右应试技巧①名师结合考题大数据,直击当年考试重难点。最大限度锁定考试出题范围。②精准压缩考试范围,确保临考提分。

入驻“美团”也在“饿了么”开店,桂林多家餐饮店疑被“美团”要求“二选一”

  你看,周六这天我只有61单,和前一天上课日比下降了24%;周日更惨,只有43单,和上周同时段比下降了48%。

俞先生指着美团外卖平台的商家后台数据告诉记者,周六和周日是外卖订单的高峰期,美团上至少都有上百个订单,但6月1日和2日这两天,他的外卖销量出现了滑铁卢。   俞先生认为,这一切的根源,是美团外卖平台把他的店在平台上的排名刻意拉到了后面。

当天下午,俞先生打开美团,在平台首页的附近商家一栏,他往下滑到了底,找到了自己的店。

记者注意到,俞先生的炸鸡汉堡店被标为雁山区西式快餐回头率第4名,但却被第五名和第六名甩在了后面。

俞先生说,他的店之前的排名都在主页附近商家前五名左右徘徊,但最近几天被无缘无故放到了最后雪藏起来,其中肯定有猫腻。

  俞先生告诉记者,他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和美团、饿了么两家平台合作,但之后随着美团上的订单量逐渐变大,美团方的工作人员就开始要求他二选一:要么上美团,要么上饿了么。 如果想要两家都上,美团上抽的服务费就会从营业额的6%提高到12%。

俞先生解释称,之后鉴于美团方所收的服务费确实太高,他无奈之中将店铺在饿了么做了下架处理,但今年3月份以来看到新闻说,美团方要求商家二选一的做法涉嫌不正当竞争,就又重新上架了饿了么,但这件事被美团方的工作人员发现后,多次找到他,希望他能从饿了么下架。

  俞先生表示,5月下旬,美团方的工作人员曾专门来到店里和他沟通。 记者从俞先生提供的部分沟通视频中看到,美团方工作人员表示俞先生在两家平台都上的情况下,却同时享受了和美团战略合作的福利,让他很难做。 俞先生追问何为战略合作,对方解释称即为深度的一家合作(即只和美团一家外卖平台合作)。   随后,俞先生向记者提供了近几年和美团合作前签订的协议,在2018年前的几份纸质协议中,能明确看到有:经协商,甲方(商户)同意只与乙方(美团)进行外卖在线平台合作;甲方外卖商品在其他网站的在线标注价格不低于其在美团外卖的在线标注价格。 2018年以后的电子版协议中,则没有看到相关内容。   美团:只是深度战略合作并未要求商家二选一  俞先生的遭遇并非孤例。

  在理工大学雁山校区附近的多名商家均向记者反映,被美团方要求二选一。

其中六叔烧腊的老板表示,他的店在很早之前就被美团平台要求只能在美团和饿了么上选一家,因为美团上每天的订单量明显要比饿了么多,他只好选择美团,但只选择美团后,饿了么上每天20多个订单就没了。   另一家妙享茶餐厅的老板娘则表示,为了应对美团的二选一政策,2日晚她曾改了账号登陆饿了么平台接单,谁知刚接了一单,就被美团方发现,随后她在美团上的店被平台给停了。

打电话给美团方负责人,对方表示早就告诉她只能选一家,之后老板娘在电话中口头答应不再上线饿了么,她的店才得以正常营业。

  3日中午,记者联系了美团方负责雁山区高校区域的一名邓姓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他无权接受采访,但会尽快让相关负责人联系记者。

傍晚6点多,一名自称美团公关部门的熊姓工作人员给记者打来电话。

他表示,美团方从不会强制商家二选一,只是近期平台推出一项深度战略合作计划:如果商家愿意只和美团方合作,美团会推出一个让利计划,弥补商家因为没有与其他平台合作丢掉的订单损失。

  熊姓工作人员说,如果商家选择和美团深度战略合作,享受了美团给出的超出非深度战略合作商家的优惠政策,却又转上了其他外卖平台,那可能就是商家违约在先。 不过,美团方肯定不会通过拉低排名或者直接停店的方式来让商家二选一,对于部分商户反应的拉低排名或停店的情况,他需要调查核实。

  市场监管部门:平台行为涉嫌限制竞争行为  3日下午,桂林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反不正当竞争科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外卖平台在协议上要求商家只能与该平台进行合作,涉嫌限制竞争行为。 此外,如果外卖平台通过降低排名、提高抽成比例等方式禁止商家和其他平台合作,以达到挤压其他平台的目的,也涉嫌限制竞争行为。

  之前我们也接到过外卖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的相关投诉,目前还在收集证据、等待处理当中。

工作人员表示,希望各商家如果遭遇外卖平台的限制竞争的行为,可以收集和固定好证据,比如相关对话、视频、合同等等,到市场监管部门进行投诉举报,工作人员将在收到投诉举报后到现场调查处理。   广西昊旺律师事务所的黄涛律师告诉记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

外卖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明显是有悖于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在没有正当理由情况下,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 由此可见,外卖平台通过与商户签订独家的、排他性的协议,让商户只能把自己作为指定的交易者,或让商家在别家平台上标价必须高于自家平台,排挤其他外卖平台与商户的合作,这种行为是符合垄断行为的构成条件的。

  黄涛表示,对于订立合同时明显违背相关法律法规的相关条文,受侵害的一方可以申请法院或者仲裁机构进行变更、撤销;如果商户在经营过程中遇到外卖平台涉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也可以收集相关证据,向有关部门投诉或向法院起诉,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