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远程教育 > 文章

汉武帝父子之间的战争(2)

2019-06-12 来源:本站

  点击进入:  2019年青海公务员考试报名入口在此发布,本次青海省考计划招录822人,报名时间为2019年5月26日9:00至5月30日18:00,缴费时间为2019年5月26日9:00至6月1日24:00,报名调剂时间为2019年6月2日9:00-16:00,笔试时间为2019年6月15日。详细网上报名操作步骤详见,认真按照操作步骤完成报名。

  首先在此祝贺你在考试中取得的成功,我们访谈专2012届专升本考生武科大机械设计专业(介于作者要求不公开姓名)本科院校武汉科技大学本科专业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专科院校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专科专业机械制造及自动化湖北专升本网()200204你好,**,非常荣幸能邀请你来参与我们这次的专升本访2012年专升本考生童敏本科院校武汉科技大学本科专业英语专科院校武汉大学东湖分校专科专业英语童敏同学在2012年武汉科技大学专升本考试中取得英语专业第二名的优异成绩。

汉武帝父子之间的战争(2)

  正是汉武帝此种似是而非的政治权力转移之错觉,让其痛定思痛之后有了要夺嫡的政治行动。

再加上政治核心周围各路人马为了各自的利益再分配的推波助澜,一场十级台风式的政治风暴便水到渠成。

  而且,由于皇帝父子那截然不同的性格,形同水火,让此种政治绞杀更加不可避免。   据史载,废太子虽然深受皇帝喜爱甚至于溺爱,做人却很正大光明、有板有眼,并不认为汉武大帝的宠爱有加而变成二世祖,倒是喜欢兼爱非攻,很有那么一点墨家不分等级、不分远近、不分亲疏地爱天下所有的人,反对战争维护和平的政治理念。

素来宽厚仁爱的他,与好大喜功,爱好武功以及爱好使用酷吏的比较冷酷寡恩的皇帝父亲简直是判若两人,原本性格有时候也不能完全遗传,还是要后天培养的。   关于他俩的截然不同的性格和行事手法,史曰:(汉武帝)用法严,多任深刻吏;太子宽厚,多所平反。 汉武帝坚持以武力讨伐匈奴以及四夷,太子却极力反对,这针尖对麦芒的,皇帝脾气再好再宠他,迟早也会因政治分歧而走向反面,分道扬镳,何况汉武帝又那么强势那么多疑的一个政治人。   而且,又由于太子的性格使然,让很多想兜售其奸的酷吏邪臣都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此而后快。

据历史牛书载曰:群臣宽厚长者皆附太子,而深酷用法者皆毁之。 邪臣多党与,故太子誉少而毁多。 卫青薨后,臣下无复外家为据,竞欲构太子。

卫系政治集团在失去卫青此种定海神针般的通天人物后,嫉恨卫太子的酷吏集团便经常制造事端,挑拨离间,及至皇帝父子因为政治理念的冲突,而使汉武帝有了换太子的念头,皇帝周围善于政治投机的酷吏如江充等人,为了除掉自己的政敌,当然是使坏心起劲构陷太子,不然他扶正当上皇帝,自己连自保都成问题。

也正是江充等人的兴风作浪推波助澜,从而发生了西汉历史上最严重的巫蛊之乱。

  话说皇后卫子夫和卫太子母子情深,所以太子每次去拜会母亲,总会待上比较长一点的时间,多叙些家常,这当然是人伦之乐,无可厚非。 不过有一个叫苏文的宦官,不太喜欢太子,而且又十分喜欢搬弄是非,苏文在钩弋夫人之子出生后,就大力挑拨汉武帝与卫皇后、卫太子之间的关系,频频诬陷刘据行为不端。

就比如卫太子去探望自己母亲,因为留在后宫的时间比较久,他便向汉武帝打小报告,乱说太子一天到晚留在后宫里与宫女鬼混淫乱,汉武帝那时也还没有太老糊涂,当然不信自己行为端正、千宠万爱的好儿子会做出此种苟且的事,后来还为了安抚太子,反而给太子的东宫调拨二百人美女,可谓是因祸得福。   卫太子也知道这是苏文不怀好意把自己摆上台,心里虽然对其极其不满,因其是皇帝近侍,也只能一笑了之。

直到汉武帝识破了这些人的奸计,一怒之下杀死构陷太子的小黄门之后,怕死的苏文才稍稍有点收敛。   当然,狗基本上是改不了吃屎的,苏文这种以挑拨离间害人为乐的阴险小人,只要有合适的机会,绝对是不会忘记给自己的政敌上眼药的。   关于这,历史牛书《资治通鉴》载曰:文与小黄门常融、王弼等常微伺太子过,辄增加白之。

皇后切齿,使太子白诛文等。

太子曰:第勿为过,何畏文等!上聪明,不信邪佞,不足忧也。

上尝小不平,使常融召太子,融言太子有喜色,上嘿然。

及太子至,上察其貌,有涕泣处,而佯语笑,上怪之;更微问,知其情,乃诛融。

  大意就是说,不怎样喜欢正直得像一株白杨树的太子的苏文,总是想对太子横挑鼻子竖挑眼。

其常伙同小宦官常融、王弼等人,往往伺机寻找太子的一些小过失,一旦找到太子的所谓短处,就像打鸡血一样兴奋异常,而且立马就添油加醋地向汉武帝打太子的小报告,甚至到了不惜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地步。   对此,皇后卫子夫也被气得咬牙切齿,十分痛恨他们,甚至于鼓动太子向皇上禀明情况把他们杀了,以绝后患。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我没有过失,就不怕苏文他们咬舌头搬弄是非!何况陛下是何等明察秋毫心里倍儿清的明君,决不会听信这些奸佞之人的谗言恶语,母后不必为我担忧也。 心性宽厚的太子有心放苏文等人一马,于是大度地安慰卫皇后道。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