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远程教育 > 文章

【身边的感动】胡余会:一位老党员的“壕”与“抠”

2019-06-14 来源:本站

  此外,题目应明确、新颖、有亮点,吸引读者的眼球。

    三、仔细阅读注意事项(题本)和作答须知(答题卡),并按规定书写、填涂本人身份和考试信息。  四、护理学(师)专业试卷封面上有条形码,请考生务必将条形码取下并粘贴于答题卡指定区域内。因未粘贴或未规范粘贴条形码导致成绩为零分的后果由考生本人承担。

【身边的感动】胡余会:一位老党员的“壕”与“抠”

胡余会、梅金翠缴纳的特殊党费。

(资料图片)他,1928年出生,父亲早逝,靠着邻居东一碗饭、西一口汤,艰难成长,为了生计,做过童工,当过泥水匠。 新中国成立后,他是村里首个报名参加抗美援朝的民兵团长,带动身边青年踊跃参军;改革开放初期,他成为三门复建县委组织部后的首任副部长,为全县组织工作打下良好基础;退休后,依然初心不改,热衷公益慈善事业。

他,生活简朴,吃穿随意,常年一套中山装,在自己身上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却常常“巧立名目”,在退休后多次缴纳特殊党费,还屡有善举,拿出平生积蓄浇筑道路、修缮活动中心、资助贫困学子……他,就是胡余会,一生追求务实低调,却在91岁的高龄,成了刷屏的“网红”。

三门县委书记杨胜杰这样称赞他:“这是一个不忘初心教育的典型,全县党员干部增强党员意识的榜样。 ”病床前的特殊党费5月29日下午,在三门县人民医院(中医院)病床上,受疾病影响,数月前还精神矍铄的胡余会,说话吃力,吐字含糊,神色颓唐,身体乏力,但依然伸出颤巍巍的双手,把一个信封交到三门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朱先龙的手中。

信中装有万元钱和一张便笺。 便笺由胡余会口述、老伴梅金翠代笔:“我的病难以治好,入党65年,最后再缴一次党费,感谢党的恩情,感谢党的教育、培养。

”数日前,胡余会觉察到自己精神和身体有所异常,便专门将妻子叫到身边。 “他再三叮嘱我,让我一定要取钱交党费,交特殊党费,要缴1万元。 ”夫妻俩相濡以沫,梅金翠最清楚丈夫的想法,专门去取了钱,自己也拿出5000元作为特殊党费。 她说:“我们都是多年受党教育的干部,他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一定大力支持。

”缴纳特殊党费,是胡余会卧病床上最念念不忘的大事,也是他65年始终如一的坚持。 而这些对他的家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胡余会第一时间找到三门县委组织部,缴纳特殊党费1200元,还向慈善总会捐款2000元;建党90周年之际,又交了971元,“9”代表90周年,“71”代表党的生日;建党96周年,他又交了1096元……“交纳特殊党费不是义务,却体现了老党员的一颗赤诚之心。 ”三门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王继佳说,老一辈党员的党性修养和表率作用,值得三门所有组工干部和党员学习,要把党的优良传统传承下去。

用养老金筑公益路6月3日清晨,雨后的三门县北山显得特别清幽,三三两两的晨练者正休闲地舞拳、健身,记者顺着长960米、宽米的水泥路蜿蜒而上,触目所及是一块低矮的路标,标有两行字,大字为“德胜路”,小字为“水泥路面由胡余会先生赞助”。 北山是三门前些年才开辟出来的一个景区,最初由蔡祖本等热心公益的人士募集善款开发,德胜路则是通往北山的必经之路,原是一条泥泞的山路,大雨一冲,就举步维艰。 “那天我还在乡下,老胡打电话给我,说有事商量,让我去他家一趟。 ”今年88岁的蔡祖本,曾与胡余会在县委组织部共事半年,退休后也常有交集,他回忆起2009年那个初夏的电话,依然历历在目。 2009年春,胡余会搬到北山附近的小区居住,勤于锻炼的他注意到这个情况,便致电蔡祖本,表示自己愿意承担德胜路改造工程的资金费用。 蔡祖本当即委托工程师对项目改造投入进行了测算:宽3米的路面需拓宽至米,便于两车通行,长度近1000米,路面改造整体估计需要20多万元。 尽管经过几次退休工资调整,2008年,胡余会的月退休工资也不过3000元,这实在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让蔡祖本意外的是,胡余会居然一口答应,把子女的赡养费和多年积蓄全拿了出来。 最后结算,工程共花费22万元,全部由他一人承担。 完工后,蔡祖本提议刻碑纪念,胡余会再三推拒,最后才同意折中的办法:在路标上镌刻“水泥路面由胡余会先生赞助”几个字。

如今,每天通过德胜路上北山的登山客就有200多人,节假日更是数倍之量。

修路也只是老人诸多公益捐献的一例,他还先后捐助芦田山村老人活动中心12万元,章一山纪念馆2000元,并资助了数名贫困学生。 一掷千金背后的“抠”缴纳党费,他不拘泥于最低标准,屡次大额缴纳;公益捐助,他慷慨解囊,竭尽所能,这位外人看着有点“壕”的老人,对自己、对家人却格外“抠”和严,也不愿占用公共资源。

老人对穿着和饮食并没什么讲究,能穿就穿,能用就用,不愿添置新衣,一件衣服一穿往往数十年,直到“难以为继”。 对子孙教育则率先垂范,通过言传身教,树立良好家风,也管得极严,乃至让孩子们觉得“相比家人,他更关心工作、更关心他人”。

这也培养了孩子们的良好品性,非常孝顺父亲、尊重父亲的选择,特别是对老人的公益捐献更是鼎力支持。

胡余会因常年锻炼,素来硬朗,今年3月份却出现疼痛难耐状况,被送至三门县人民医院(中医院)中西医病房。 3月31日,住院治疗。

对家人的安排,胡余会是“不满意”的:认为自己没什么大病,住院是浪费国家的钱。

几次嚷着出院,都被家人拦下来。 住院后,他几乎不开病房的电视,说不能浪费国家资源,可在家中,他却有每天看电视、阅报的习惯。 得知病情后,又几度要求安乐死,不愿花国家的钱。

家属只能苦口婆心轮番劝解:“你要不愿用公家的钱,自己家也能承担得起。

”他这才打消了念头。 对胡余会老人,医院的医护人员同样印象深刻,该病区副主任杨天兴告诉记者,老人心态很好,对自己的病情有很好的接受能力,也非常配合治疗,从不闹情绪,对医护人员也能理解,见面都是带着笑容。

“我是从苦日子一路走过来的人,全靠党的栽培,才有了如今的我,才有幸福安定的晚年。 别人说我是享子女的福,我说是享了共产党的福。 ”这是胡余会常挂嘴边的话,他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对党的忠诚和爱。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