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远程教育 > 文章

南齐皇帝萧宝卷与潘玉儿的荒诞生活

2019-06-12 来源:本站

    记者从湛江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了解到,活动主要安排在各地的公共空间进行,设置了集体诵读、图书交换、心得分享、绘本演绎等多种项目供大家参与,让阅读渗透到生活中的多个角落和时间点。在书香氛围浓郁的湛江,除了设在湛江市图书馆的共读点之外,在赤坎、霞山等地还设有其他多个共读点,数百名港城参与者与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等其他城市的参与者一起,在朗朗共读声中充分享受阅读带来的乐趣。(湛江晚报记者卓朝兴通讯员陈凤珍邱苑丹)

  市面有售的自动转录透过电脑语言学建立了自动分类的数据库。自动统计分析结合人工智能专业系统和统计语篇分析(statisticaldiscourseanalysis,SDA)来分析大数据。

南齐皇帝萧宝卷与潘玉儿的荒诞生活

  南齐皇帝萧宝卷是中国帝王中少有的类型,残暴之余,荒诞滑稽,所作所为令人不解,在皇宫里玩杂耍、学骑马,和妃子摆摊过家家。

这些都玩腻了之后,开始到宫外寻找新鲜乐子,深更半夜打扮怪异,与亲随纵马游荡入户打劫。

其种种有悖常理的行径,可气又可笑。     太子的无厘头行为    永元三年(501),南齐的雍州刺史萧衍因其兄萧懿被冤杀,起兵造反。

南齐皇帝萧宝卷觉得城防坚固,不以为意,下令关闭城门严防死守,自己依旧在宫里吃喝玩乐,还自信地对大臣们说道:须来至白门前,当一决!萧衍的军队长驱直入,包围了南齐都城建康。 萧宝卷这才穿上大红袍,威风凛凛地上城楼视察,结果萧衍的部队在城下万箭齐发,萧宝卷差点被射成刺猬,狼狈逃下城楼。

近臣茹法珍替官兵向萧宝卷求赏,好激励将士死战。 可是萧宝卷听了很生气,反问茹法珍:乱党杀进城里后,难道只有我自己遭殃吗?他们不是一样没好结果,为什么偏要让我给他们钱才肯卖命?平日怂恿皇帝胡闹的茹法珍听后悻悻退下。

    皇宫后堂内存有数百块木板,将士想拿出作为城防之用,禀奏萧宝卷等着他审批。 萧宝卷又不高兴了,告诉来人:木板是留着用来修建宫殿的,怎么能用做城防。 如此几次,将士们再也不肯为他卖命,于是在驻守于宫城内的将军王国珍的带领下投降萧衍。     大兵围城,并不耽误萧宝卷玩乐的雅兴,王国珍投降的这一晚,萧宝卷还在含德殿吹笙,并乘兴作了一首《女儿子》,玩累了才上床休息。

还没有睡熟,就听到有士兵攻进皇宫的叫喊声。

他赶紧爬起来向后宫跑去,可是通道被守夜的宦官给挡住了。 见萧宝卷要逃,宦官一刀砍在他的膝盖上,之后割下首级送给萧衍领赏去了。

    萧宝卷死时才19岁,刚当了三年皇帝。 三年里,这位皇帝做了无数让大臣失望、百姓痛恨的荒唐事儿。

    萧宝卷小时就讨厌读书,喜欢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寻开心。

有一天夜里,他发现东宫里的老鼠蹿上跳下,从此迷上深夜捉老鼠的游戏,常常通宵不眠,带着太监宫女捉老鼠直到天亮。 萧宝卷还喜欢玩杂耍,对担幢分外着迷,刚开始练习在手臂上担的时候,幢经常倾倒伤人。

即便这样,萧宝卷仍旧兴致不减,后来越练越好,竟然不满足于在手臂上玩耍,开始尝试用牙齿担幢。 他让人做了一个七丈五尺长的白虎幢用牙齿担着玩,牙齿掉落也不在乎。 他的父亲齐明帝萧鸾虽然阴险狠毒,对儿子却很宽厚,知道这个太子荒诞的行为后也并不在意,依然宠爱非常。

    齐明帝死后,按规矩应在太极殿停灵数日,以方便大臣及各国使节往来吊唁。 萧宝卷不喜欢和大臣接触,更讨厌应酬宾客,觉得父亲的灵柩放在太极殿里碍眼,于是令人赶紧抬走下葬。 大臣徐孝嗣据理力争,才又停放了一个月。 这期间,大臣们纷纷前来哭灵,按道理萧宝卷要一起痛哭以示悲哀,可是他却常常以自己咽喉疼痛为由不哭。

不哭也就罢了,有一次大夫羊阐顿首痛哭时帽子掉了,露出光秃秃的头顶,萧宝卷竟然哈哈大笑,在一片哭声里开心地对身边人说:这多像一只秃鹰在哭啊!    残暴皇帝的荒诞事    明帝临终前拜了始安王萧遥光、尚书令徐孝嗣等六位大臣辅助萧宝卷,这六人最初尽心尽力,共同管理朝政,彼此相安无事,日子久了,便开始互相争权夺利。

大臣们争权,萧宝卷倒不在乎,让他满身不自在的是这六位大臣总是劝谏他行事端正,使他不能随心所欲地游玩胡闹。

    茹法珍和梅虫儿因为怂恿皇帝胡闹而经常遭到大臣江佑斥责,于是他们不断在萧宝卷跟前说江氏兄弟的坏话。

眼见萧宝卷不成气候,江氏兄弟和其他几位辅政大臣密议废掉他,但几位大臣为各自未来打算,对立谁为新帝未能达成一致,反而因为分歧产生争执,导致事情败露。 萧宝卷得知此事后,一反平时的样子,异常果断地派人把江氏兄弟抓起来立即处死。

始安王萧遥光知道后索性起兵造反,但因为犹豫寡断而坐失良机,被禁卫军杀死。

    除掉江佑和萧遥光后的数月里,萧宝卷又以各种借口杀掉其他四位辅政大臣,其中一位是他的亲舅舅刘暄,一位是年已73岁握有兵权的谦厚老人陈显达。 令萧宝卷不能肆意玩乐的大臣们被屠杀殆尽后,自以为江山安稳的萧宝卷开始享受做皇帝的乐趣,肆无忌惮地在皇宫内游乐。

    萧宝卷想学骑马又不敢骑真马,于是近臣俞灵韵造了一匹木马让萧宝卷练习。

这匹木马非常精巧,如同真马一般进退自如,萧宝卷由此学会了骑马,从此便迷上跑马,在皇宫里日夜骑马奔跑,还让人敲鼓奏乐相伴,令太监宫女等数百人大声叫喊助威,有时闹腾一整夜才罢休。 就这么晨昏颠倒,不理朝政,大臣们的奏章数十日也不看一回,竟然时常有太监拿着奏章包鱼包肉偷拿出宫。

    最后一位辅政大臣陈显达死后,萧宝卷开始放胆到宫外游乐。

他在宫禁之内选出五六十名擅长骑马之人,又在营署里挑选出一些擅长奔跑的无赖,作为出宫牵马架鹰逐狗的仆役,一个月里有二十多天都在宫外跑马。     萧宝卷的出游方式和其他帝王不同,每次出游穿着打扮怪异,如一群小丑一般,而且没有固定时间,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固定地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更没有计划、没有规律,兴致来了下雨下雪也不在意,有坑有井也不躲避,跑渴了停下来随便在路边水沟里舀些水喝,然后上马继续狂奔。 他出宫时总是一条道走到底,一路上所有挡道碍事的房屋树木全部要夷为平地,以方便跑马。 出行时兴之所至,想进哪家就冲进去查看,有喜爱的东西便悉数拿回宫中。

    萧宝卷出游时不喜欢被人看到,因为这个怪毛病而害死了无数百姓。

他每次出游前都要敲鼓放炮告诉百姓躲避,并派遣兵士驱逐百姓。

即使是在深更半夜,店铺、街道、住宅里面也不许留人,百姓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逃开,一旦发现有人滞留,不问缘由格杀勿论。     一次,萧宝卷冲进一户人家,看到一个孕妇,便问妇人为什么独自留在家里,妇人说即将临产不能躲避。 萧宝卷为了看腹内胎儿是男是女,竟然令人剖开孕妇的肚子。 还有一天,萧宝卷要出游,百姓为了逃命将一位病人丢弃在溪边。

当地官吏怕检查官员追问,便把病人推入溪中,还用泥盖在病人脸上,病人很快就断了气,尸骨也被流水冲走。

在萧宝卷前往定林寺游玩的时候,有个老僧人因为腿脚不便无法跑远,只得躲在草丛里,不幸被路南北朝南齐皇帝东昏侯萧宝卷的宠妃,因她出典故步步生莲花,于是后世称美人行走为莲步。     过的萧宝卷发现。 他认为此人躲在草丛里一定是想刺杀自己,于是命弓箭手将老僧人乱箭射死,自己又亲自补上几箭,然后继续前去寺中游玩。

    每次萧宝卷出游对百姓来说都堪称灾难,火光照天,幡戟横路,士民喧走相随,老小震惊,啼号塞道,百姓们不堪其扰。 从万春门以东直到郊外,萧宝卷出游的必经之地,数十里内街巷无人敢居住,居室皆空。   。